您现在的位置:尊娱乐
透过《权力之眼》看埃及神话
2016.03.23
近年来,改编古代神话故事似乎成为好莱坞电影一个新的抢钱妙招,继改编自希腊神话的《诸神之战》系列,好莱坞这次又将手伸向神秘的埃及神话。影片《神战:权力之眼》围绕着赛特(Seth)杀死兄长奥西里斯篡位和荷鲁斯(Horus)为父报仇的故事主线展开,为我们呈现了一部埃及众神版的《王子复仇记》。当然作为一部商业电影,为了照顾电影观众的口味,《神战》势必对传说进行了改写,对埃及神话的介绍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很多地方对诸神的故事和关系交代得不够清楚,难免令人有雾里看花之感。
 
奥西里斯之死和王权之争
 
在埃及神话里,奥西里斯是人类的第一个国王,他首先教会了人类如何种植粮食,然后还授予了人类其它各种知识,因此被誉为“远古的明君”,他对埃及人的意义就相当于炎帝对华夏民族的意义。
 
但是奥西里斯(Osiris)的弟弟赛特渴望获得权力,所以设计谋害自己的哥哥。赛特精心为奥西里斯打造了一口棺材,并请奥西里斯躺进去试试。按古埃及的风俗,为活人提前置办葬礼并不是犯忌讳的事情,相反是一种充满敬意的做法,特别是帝王家,非常看重葬礼,法老在世的时候,就着手修建自己的陵墓。这点只要看看秦始皇的做法就知道了,他的陵墓从他登基一直修建到他死都没有修建完成。

埃及法老的棺材,埃及人认为棺材应该雕刻得和死者生前一模一样,这样等到复活时,灵魂才能认出自己的肉体
 
正是因为如此,奥西里斯毫不犹豫的躺进棺材里。岂料赛特立即命人钉上棺材盖,把奥西里斯闷死在里面。然后连人带棺丢进尼罗河中。奥西里斯的妻子伊西斯(Isis)得知丈夫的死讯后,沿着尼罗河寻找丈夫的尸体。然而狡猾的赛特悄悄的跟踪伊西斯,当伊西斯找到尸体后,赛特夺过尸体,将其切成十四块抛于埃及各处。于是伊西斯再次踏遍埃及寻找丈夫的尸块,最后只有奥西里斯的阳具(大概由于不雅,所以后改说为心脏)没有找回来。女神伊西斯将奥西里斯的尸体拼凑起来,制成了世界上第一具木乃伊。后来,奥西里斯复活,成为冥界之王,负责审判死者的灵魂。
 
奥西里斯在绘画中的形象是戴着高高的头冠,两侧可能饰有羽毛,长着山羊胡子。山羊胡子被视为地位高的象征,我们看到法老的造像上普遍饰有夸张的假山羊胡子。此外奥西里斯手里还握着三根权杖:头部呈弯钩状的权杖,象征王权(一说其形状像是牧羊人的手杖,意思是“国王是百姓的牧羊人”);头部呈蕙状的权杖,形似打麦的农具,象征财富;头部呈兽首状的权杖,象征力量。相对前两根权杖,第三根权杖比较不受重视,在某些刻画奥西里斯或法老的形象中不会出现。在《神战》开头,赛特反叛时手里就握着一根象征力量的权杖,符合赛特作为力量之神的形象。
 

重生为冥界之王的奥西里斯,站在他身后的是他的妹妹伊西斯和奈芙蒂斯,伊西斯同时也是奥西里斯的妻子
 
伊西斯在寻早丈夫遗体的途中生下了荷鲁斯,荷鲁斯长大之后夺回了属于自己的王位,关于荷鲁斯夺回王位的说法有三。第一种说法记载于公元前12世纪保留下来的纸莎草纸,荷鲁斯和赛特在九联神的法庭上进行长达80年的争论。期间赛特挖掉了荷鲁斯的双眼,但是在女神哈托尔(Hathor)的治疗下,荷鲁斯又重见光明。最后,九联神法庭裁决荷鲁斯拥有奥西里斯王位的继承权。第二种说法是荷鲁斯和赛特展开大战,荷鲁斯被赛特挖掉了一只眼睛。反过来赛特也被荷鲁斯夺走了睾丸和一条腿。最后赛特战败,荷鲁斯取回眼睛,他把眼睛放进父亲奥西里斯的口中,因此奥西里斯得以复活。第三种说法是智慧之神和月亮之神托特(Thout)调节,使赛特做上埃及(孟菲斯以南)之王,荷鲁斯做下埃及(孟菲斯以北)之王。

荷鲁斯,身兼数职的神灵
 
荷鲁斯是古埃及最重要的神明之一,就像希腊神话中的阿波罗一样身兼数职。他是天空之神、王权的守护神、太阳神、战争之神、狩猎之神、法律之神等等。在最早的版本中荷鲁斯叫做“荷鲁乌尔”(Heru-ur)或“哈默提”(Harmerti),被视为天空的化身,太阳和月亮分别是他的右眼和左眼。每当朔月之夜(太阳隐蔽了,月亮又只剩下月牙的形态),古埃及人便想象这是荷鲁斯全瞎的时候,将这种时候的荷鲁斯成为“没有眼睛”(Mekhenty-er-irty)的人。

长着鹰隼头的荷鲁斯,手中拿着象征力量的权杖,和象征人类生命的安卡
 
古埃及人崇拜动物神,多数神祗都显示为兽首人身。荷鲁斯的形象顶着一个鹰隼的头部,从第一王朝到第四王朝(公元前3050年-前2465年),荷鲁斯备受埃及人的崇拜,他是王权的守护神,法老被认为是荷鲁斯的后代。加之荷鲁斯的眼睛象征太阳和月亮,所以“荷鲁斯之眼”被视为神圣和权力的符号,在壁画、文献经常出现,也作为护身符出现在棺椁和木乃伊身上。影片中贝克进入赛特的宝库时,看到荷鲁斯的眼睛镶嵌在一个金属器物上,整个就形成了“荷鲁斯之眼”的图样,由于荷鲁斯和拉(Ra)混同,有时荷鲁斯之眼也被成为“拉之眼”。如果细心留意,会在影片的地砖、文献和浮雕上反复看见这一符号。
 
荷鲁斯之眼
 
赛特,也许是权力斗争中最大的受害者
 
赛特作为沙漠和风暴威力的化身,在神话中被描述为一个邪恶的神。赛特的头部是一个长着弯曲的长嘴和长方的耳朵兽首,具体是什么动物无法考证,有人说是豺,也有人说是土猪,甚至还有说是驴子的。《神战》中的造型更接近于豺的样子。
 
需要明白的一点是,神话不是从最初就形成我们今天看到的宗族和等级体系。被供奉在同一神殿里的神明,往往有着不同的起源,随着民族的融合,文化的渗透和变迁,影响力大的神渐渐攀上高位,成为“众神之父”“众神之王”;影响力弱的神可能从高位跌落下来,沦为次级神,甚至沦为邪神或恶魔。
 
赛特在神话中并非一开始就是作为负面角色出现的。埃及处在广大的沙漠中,除了尼罗河孕育的肥沃的三角洲之外,皆被黄沙覆盖。古代埃及人长期面对着风沙的侵扰,可是在和风沙下求生的历史中,他们也确实感受到了沙漠和风暴的力量,赛特在他们心目中即是灾难之神,同时也是力量之神。在中王国时期(公元前1937-前1668)赛特成为王权的守护神,新王国第十九、二十王朝(公元前1293年-前1070年)就有3位法老以赛特的名字为自己命名:塞蒂一世(Stey Ⅰ)、塞蒂二世(Stey Ⅱ)、塞塔克特(Setakht)。

沙漠和风暴之神赛特,其头部的动物不可考,豺?驴?
 
赛特和荷鲁斯皆为王权的守护神,功能上重叠,神话里又说二者围绕着埃及的王位爆发过激烈的斗争。由此可以猜想,神话中的斗争或许反映了现实历史上曾经发生过关于赛特和荷鲁斯正统性的争论。阅读九联神法庭的抗辩记载,也可以发现,抗辩的内容无关赛特谋杀兄弟的行为,而是集中在叔侄俩谁才是王位正统继承人的问题上。
 
再反观赛特谋杀并肢解奥西里斯的神话,弗雷泽在《金枝》一书中阐明,奥西里斯被分尸神话产生于土地崇拜心理。原始社会中,由于对土地生产能力和女性生育能力的近似联想,所以大地被视为女神。为了祈求土地增产,会把部落男性领袖肢解献给大地女神(或者阉割,然后将生殖器埋入土中),这种做法同时满足男女交合孕育生命和给神进补增强能量的想象。在弗雷泽描绘的这种标准故事模型中,我们看不到赛特代表的这种谋杀犯的角色,所以赛特与奥西里斯之死完全是后来附会在一起的,而做出这种附会的目的很可能就是为了在赛特和荷鲁斯的王权斗争中,给他抹黑的。最终,这场现实中的神权斗争无疑是以赛特失败落下帷幕,到了公元8世纪,赛特已经变成了一无是处的邪恶之神了。
 
赛特落败还引发了不幸的连环反应,其一是他和太阳神拉的决裂。按照传说,每天太阳下山后,太阳神拉就进入到极其虚弱的状态。从这时开始,他要坐着船穿越十二个黑暗王国,才能在第二天黎明重获新生。在这段旅程中,拉将会遇到许多妖魔鬼怪的袭击,其中最可怕的就是他的宿敌——黑暗和混沌的化身——巨蛇阿波菲斯。
 
在《神战》中,年迈的太阳神虽然看上去有些力不从心,但每次还是能独自击退阿波菲斯。可是神话中,夜晚的拉根本不足以和阿波菲斯对抗,这时便需要众神为其保驾护航。而站在船首的恰恰就是赛特。因为赛特是自然界狂暴力量的化身,本质上他和巨蛇是同样的力量,所以只有他有力量对抗阿波菲斯。这也解释了电影中拉神为何早就预备让赛特来接自己的班。可是当赛特的形象丑化以后,显然再也没有资格担任拉神护卫的角色,所以被从护卫队中除名,取代其位置的不是别神,正是他的对头荷鲁斯。
 
影片中,赛特一直有一块心病便是自己没有后代。那么在神话中赛特真的没有后代吗?不,他有一个儿子,这个儿子就是阿努比斯(Anubis)。阿努比斯是赛特和奈芙蒂斯(Nephthys)的儿子。他负责引渡死者的灵魂,在奥西里斯的审判大殿里,阿努比斯将一只羽毛和死者的心灵分别置于天平的两端,如果测试对象的心灵比鸿毛(实为鸵鸟羽毛)还轻盈,那他就可以上天堂得到永生,反之则要被冥界的恶魔吃掉。阿努比斯长着胡狼状的头,胡狼是一种食腐动物,经常出现在死体身边,因而被联想成死神。出人意料的是转变成神后,原本作为吃尸体的动物,被神化后,反而成为保护木乃伊的神。

狼首的阿努比斯
 
奥西里斯是冥王,阿努比斯作为协助审判灵魂的神经常出现在奥西里斯身边,然而他的父亲赛特在一般人眼中是杀害奥西里斯的凶手,这样奥西里斯和阿努比斯的组合不是很尴尬。所以产生了另外一种说法说,阿努比斯其实是奈芙蒂斯背着赛特和奥西里斯生下的私生子。这样看来赛特反而特别可怜,不仅失去了作为正神的权威和荣耀,最后连自己的儿子都保不住了。
 
太阳神拉
 
在《神战》中,最伟大的神莫过于太阳神拉,奥西里斯和赛特的父亲。但是电影在这里提供给我们的只是一个简化的神普。埃及神话也是一个比较松散的神话体系,诸神的关系众说纷纭,按照一种普遍的说法,太阳神拉从原始的海洋努恩(Naun)中诞生,用自己的汗液和排泄物中生出了空气之身舒(Shu)和雨水女神泰芙努特(Tefnut),舒和泰芙努特生下了天空女神努特(Nut)和大地之神盖博(Geb)。前面提到荷鲁斯有天空之神的身份,但普遍被认为天空之神的其实还是这里的女神努特。埃及壁画中常常描绘成,空气之身舒为了防止儿女乱伦,站在他之间,将天空女神高高举起,努特的手脚垂下来努力的接触大地。然而努特和盖博还是生育了奥西里斯、赛特、伊西斯、奈芙蒂斯四个孩子。

太阳神拉,外形和荷鲁斯十分接近,主要特征是头顶的日盘
 
古埃及人特别崇拜太阳神出现过许多太阳神:科荷普拉(Khepra)、拉(Ra)、阿蒙(Amon)、阿吞(Aton或Aten)等,甚至有一些说法说太阳是一只甲虫产下的卵,每天这只神奇的甲虫都推着它的卵走过天空,这只甲虫太阳神叫做“科荷普拉”。甲虫在埃及也被视为重生的象征。第五王朝(公元前2465年-前2323年)开始,来自赫利奥波利斯(Heliopolis)城的拉神信仰逐渐兴盛,成为最广为人知的太阳神,现留存下来的阿尼纸莎草纸亦将太阳神称为拉。在拉神信仰的鼎盛时期,多方大神被合并到拉的名下,比如:同样产生于赫利奥波利斯的创世神阿图姆(Atum)和拉合称为“拉-阿图姆”(Ra-Atum),代表黄昏时的太阳,拉神也因此获得了阿图姆的属性,晋升为创造世界的主神;荷鲁斯和拉合称为“拉-哈拉胡提”(Ra-Herekhty或Ra-Heru-akhety),意思是“地平线上的荷鲁斯”,表示刚刚露出的曙光。
后来在底比斯兴起的阿蒙神盖过了拉的神威,这回变成拉神跟在别的神名字后面——“阿蒙-拉”(Amon-Ra)。到了十八王朝(公元前1575年-前1708年),法老阿赫那吞(Akhenaten)发动一场愚蠢的改革,废除埃及自古以来的多神教信仰,独尊新兴的太阳神阿吞神。阿赫那吞原名“阿蒙霍特普四世”,正是为了身体力行的实践信仰而改名的。阿吞神的图像就是一颗太阳放射出数道手壮光线的样子。《神战》片头所显示的就是阿吞神的这一图样。但是,人民根深蒂固的信仰和习俗难以改变,一神教在阿赫那吞去世后很快又改回去了。

阿吞神,形象是一轮太阳放射出光之手
 
守卫宫殿和陵墓的斯芬克斯
 
读过《俄狄浦斯王》故事的朋友或许会觉得奇怪,因为在这个著名的希腊神话中也出现过一只名为“斯芬克斯”(Sphinx),喜欢叫人猜谜语的女妖。其实希腊神话的斯芬克斯正是由埃及神话传入的,俄狄浦斯王悲剧的舞台忒拜城正是埃及的底比斯城。在古埃及,斯芬克斯被刻画成狮身人面的雄性神兽,全称为“安德鲁斯芬克斯”(Androsphinx),作为宫殿和法老陵墓的守护神,和它一道的还有羊头狮身的奎尔斯芬克斯(Criosphinx)与鹰头狮身的希拉克斯芬克斯(Hieracosphinx)。至于斯芬克斯喜欢谜语,这个爱好是在传入希腊后才形成的。
在希腊神话中虽然斯芬克斯被描绘成吃人的妖怪,但是从她扼守进入忒拜的要道这条信息看,她也具有守门神的性质在里面。人面兽形象的守护神还出现在古代亚述——舍度(Shedu)和拉玛苏(Lamassu),以及中国《山海经》的陆吾——负责为帝俊看守在人间的宫殿。兽身代表作为守卫者需要的力量,人面则象征智慧。
 
吉萨高原的狮身人面像——安德鲁斯芬克斯

亚述的狮身人面像——拉玛苏

冥界的观念
 
前文说过,埃及的中心位于沿着尼罗河形成的农业走廊,往外则是茫茫沙漠,顺着尼罗河而下尽头是无边的大海,逆流而上将遇到高山瀑布的阻拦,这就形成了古埃及人封闭的阳世认识。对埃及人来说,越过山脉、沙漠和海洋最终到达的就是荒芜的冥界世界。如果把世界想象成一个盘子的话,人间就是这个盘子的中心,阴间的范围包含了盘子的边缘一圈和整个盘子的背面。尼罗河从盘子的表面流过,然后绕过盘子的背面重新流回阳世。太阳神拉也是如此,每天他坐着船经过阳世天空,到了傍晚登上另一艘船穿过阴间的十二王国。
 
死者的灵魂大致上经过和太阳神一样的旅程,只不过他们旅程的终点不是重新回到人间,而是奥西里斯的审判庭。沿途中,居住在黑暗世界的怪物会试图吞噬亡灵,只有在阿努比斯等诸神的护卫下才能安全的走完整段旅程。并且在每个王国的门前,亡灵必须背诵出相应的咒语才能通过大门。所以在死者的陪葬品中可能包含纸莎草写成的《亡灵经》,上面描绘了死者在冥界的旅程,以及通过每道门的密语、守护亡灵的诸神等重要信息。据另外的说法,亡灵要经过的门不是十二道,而是九道或十五道。
 
除了阿努比斯之外,还有许多神担任接引亡灵的任务,其中一位就是影片中出现的任性的女神哈托尔。她是荷鲁斯的妻子,形象为一头母牛。她同另一位女神陶尔特(Taurt)一起在冥界的大门前等候引领死者的灵魂。据说她受众持有的一种拍击乐器具有驱邪的作用,影片中的手镯大概是据此演化而来。哈托尔的身份也是极其复杂,除了是丧葬女神外、她还是战争和毁灭之神、法老的母亲、爱神和舞蹈之神等。

影片中的爱神

在哈托尔和赛特身上,我们看到阴暗和光明、可怕和美丽这些性质结合在一起,混合成矛盾的统一体,这种情形一方面反映了神话故事在历史变迁中的更替演替,另一方面反映了古代埃及人是一个擅长从多角度看待问题的民族,由此形成了每个神明复杂的个性深度,这正是神话的魅力所在。
 
编辑:Peter Kuo    来源:今日头条
  • 4887铁算盘一句解特肖,4887铁算盘一句解特白小姐
  • 济公心水高手坛济州岛:(极好),流浪的诗人什么意思
  • 特马神算网香港赛马会,特马最准网址2018
  • 香港有五分彩吗, 神仙玄机解密
  • 中金心水论坛333013com,中金心水论坛333013
  • 彩虹六号准备内容卡住,彩虹六号充值网站
  • 游戏茶苑手机版官网,游子诗句
  • 2018年第001-153期资料大全:波色生肖诗 , 单双波色六肖
  • 跑狗论坛www993994,跑狗网出版交流官网
  • 手机最快看开奖号码,手机最快现场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