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尊人生
搜狐专访:好莱坞影视培训与投资-专访纽约尊尚(转)
2021.05.12
纽约尊传媒:2021年5月11日,搜狐财经版以《独家专访:好莱坞影视培训与投资—专访纽约尊尚为题,发表对纽约尊尚集团华语总裁Raymond Chen的独家专访,畅谈美国演员的发展、美国影视界相关运作、欧美电影融资等相关知识。以下图文全部转自搜狐财经(搜狐截图除外)。
 
编者按:纽约尊尚集团是一家位于纽约曼哈顿公园大道的大型品牌公关与投资咨询公司。公司旗下包括:尊名流俱乐部,一家联系中美企业家的商务俱乐部;尊传媒与公关,主要提供国际顶级时尚品牌的推广服务;尊投资与咨询,主要与几十家好莱坞电影制作公司合作,致力于美国影视行业的投资与咨询。该集团参与融资的影片多达几十部,涵盖动作、喜剧、玄幻、惊悚、悬疑、科幻等各类别。同时,该集团也直接投资影视制作。影视表演培训是该集团的附属项目。日前,娱乐记者天石就该公司影视表演培训的相关信息以及影视投资的大概情况,采访了该项目的中方负责人Raymond Chen先生。本采访根据录音整理。
 
纽约尊尚集团华语总裁雷蒙(Raymond Chen)近照,摄于2021年5月4日。摄影:Frank Zhang。
 
 
记者:听说美国对演艺代理的资质要求很严格?
 
Ray: 是的,这种严格体现在法律监管严格,资质认证严格,从业规则严格。演艺代理业者粗分就是两大类:经纪人和经理人。两类业者都要熟知有关演艺代理行业的法律条文。比如,纽约通用商务法第11款和艺术与文化事务法第37款等,这两款法律应该就是监管演艺代理行业的最重要的法律。有的州经纪人需要执照而经理人不需要。但在纽约和加州,无论是经纪人还是经理人,只要参与为艺人联系付费演出的业务,都必须获得执照。以纽约市为例,必须向监管部门DCWP申请执照。DCWP就是消费者与工作者保护处,以前叫DCA,消费者事务处。这个申请过程非常繁琐,光解释文字就有几千字。但纽约通用商务法第11款第171条规定了一个特例,该特例允许特定管理公司可以无需DCWP的执照而为艺人联系付费演出。我们公司就是依据通用商务法第11款第171条开展业务,我们既可以培训艺人,也可以为艺人联系演出,包括非营利演出和营利性演出;甚至我们可以与著名的大牌艺人签约,与他们已有的经纪公司合作,共同宣传艺人、联系演出。
 
需要强调的是:我们并不是经纪公司,而是管理公司。一个艺人往往既有经纪公司也有管理公司,所以我们可以和已经有经纪公司的艺人签约,也可以帮助在训艺人签约大型经纪公司。我们与经纪公司合作推广艺人。
 
说到这里,我最近听到一个说法,有的一知半解的人说在演员网站注册个账户,每个月交几十块钱就能做艺人经纪人。这是不可能的。首先,刚才讲了,做演艺经纪人有一个严格而繁琐的认证程序,需要执照。其次,他所说的那种演员网站几十块的账户应该就是个人账户,那种账户的确可以自行投递简历,但他无法分辨网上贴出的表演信息的真伪,也没有人负责他的安全,更没有人保护他的利益。靠这种帐户要想成为有一定成就的演员就像自己扎了个木筏子就想横渡太平洋。而几乎所有的专业演艺经纪或管理公司也都在演员网站设有帐户,但这种帐户属于公司账户,费用会高出几十倍不说,最主要是要求严格。比如比较著名的Breakdown Services, 他们要求:开设公司帐户的公司法人必需是SAG或者Equity两大演员工会成员之一;必需曾在除了他们自己公司之外某家美国著名演艺经纪或管理公司工作一年以上;如果是演艺管理公司,则必须旗下拥有5名以上签约艺人,而这些艺人必须都有各自的、拥有合法演艺经纪资格的签约经纪公司或经纪人。自己找一帮会表演的人签约不算,那算是无效协议。说白了,经纪人必须提交经纪人执照,经理人可以不提交本人执照但他更难,他得拥有5张以上执照,是他的艺人所签约的各自经纪人执照。另外,Breakdown Services针对经纪管理公司和针对个人的网站根本不是同一家网站,使用不同的URL。而更重要的是,演艺经纪或管理公司必须在这个行业拥有强大的人脉,光靠网站可不行。
 
图片说明:2021年5月4日,纽约尊尚集团华语总裁雷蒙(Raymond Chen,前排左二)与制片人兼导演Alexander Bok(前排右二)签署影片《Donut Kid》投资协议。参加签字 仪式的还有——胡戴岳(Jonas Hu,前排左一),北京闪梭传媒有限公司独资创始人兼CEO,纽约尊尚集团VIP合作伙伴之一;贺思嘉(Scarlett He,后排左二),尊尚集团影视培训部在训艺人,她在该片饰演核心角色。其他为该影片的部分参演人员。摄影:Frank Zhang。
 
图片说明:美东时间2019年11月21日,纽约尊尚集团华语总裁雷蒙(Raymond Chen)先生与制片人、著名影星Jenn Gotzon Chandler(右二)与Jim E. Chandler(右一)夫妇签约,正式参与投资由Jenn Gotzon Chandler、Jim E. Chandler、Joel Bunkowske担任制片人,由Wes Llewellyn执导,由Jenn Gotzon Chandler、Jim E. Chandler、John Schneider、Corbin Bernsen、Natasha Bure等大牌影星出演、演职团队超过300人的好莱坞浪漫贺岁喜剧片《农夫与超模:挽救圣诞园》(The Farmer and The Belle:Saving Santaland),及其包括后续影片、珠宝系列、服装系列、书籍、音乐等产品在内的衍生产业。电影投资人、尊尚集团高级投资顾问、华裔投资商陈燕雯女士(Yan Wen Chen Tsinkelis,左一),也参加了签约仪式。雷蒙先生与陈燕雯女士共同担任该片的执行制片人。
 
记者:您刚才提到SAG和Equity美国这两大演员工会,有什么区别?
 
Ray:SAG主要是电影方面的,象好莱坞演员。Equity主要是舞台表演方面的,象百老汇那种。其实现在SAG叫SAG-AFTRA,不光是电影了,已经拓展到电视和广播演员。
 
记者:您在不同场合都强调过作为影视表演的学员参与拍摄独立短片的重要性。您能否先从这个话题开始——什么是独立短片?为什么对学员很重要?
 
Ray:独立短片,short film,又叫硬地短片,Indie Short。70年代之前叫Short Subjects。Short Film经常简称Short。根据奥斯卡的主办单位、美国影艺科学学院的定义,short film是指“40分钟或低于40分钟、包含所有演职人员credits的影片”。但广义上我们用short film泛指一切时长少于90分钟的影片。90分钟影片、有时可以拓展到80多分钟的影片,叫作feature film,我们叫做大片,与短片相对。这里的大片仅指时长,与国内普通观众所讲的大片不是一个概念。他们所指的大片,美国叫做Blockbuster,是feature film的一种。短片制作一般预算非常小,多的几千到几万美金,少的几百,甚至有的没有预算。
 
短片包括三大类,参与每一类拍摄对于学员都很重要。
 
第一类:大片制片人或导演经常为了融资等目的,为自己即将制作的大片先制作一部短片,向投资人或相关人员展示。这种短片我们叫作观摩短片。这种例子很多,比如卡梅隆在拍《泰坦尼克号》之前也是先拍了一部短片给投资人看,他拿到了2亿美元的投资,最终创造了22亿美元的票房。用40万美元预算创造了近5000万美元票房的喜剧《大人物拿破仑》,先是花不到500美元制作了一部16分钟短片。获得4项奥斯卡提名的科幻片《第九区》,也是先做了一部6分钟短片。当然不只是针对投资人啦。大家都知道《罪恶之城》,其实原来那是弗兰克·米勒的一部漫画,而且他当时好像好莱坞之梦破灭,拒绝任何制片公司买他版权,导演罗伯特·罗德里格兹就先从漫画里抠出一小块做了一部短片,结果弗兰克一看就“傻了”,连他自己也加盟了这部片子的阵营,组成了导演三剑客:罗伯特,他自己,还有昆汀。事实上这种例子多到举不过来,因为这已经成为好莱坞制片人导演的常见运作步骤。
 
图片说明:雷蒙先生与好莱坞金牌投资人Dan Reardon(右一)商讨新片的投资计划。 Dan Reardon曾成功投资过《飓风营救》1-3(已在国内上映,全球票房11亿美金)、《银河守卫队》(已在国内上映)、Final Rinse、Legacy、Drama Drama、Love, Weddings & Other Disasters等数十部影片。在担任Peak Distribution Partners LLC(电影投资公司)董事长的同时,还独资持有Cinema Incentive Partners LLC(电影融资公司)。同时,Dan Reardon系NeoClassic Films Ltd(电影发行公司)、African Queen Mines Ltd(非洲皇后矿务有限公司)、EnerMad Corp(位于加拿大的石油天然气公司)、ImmunoCellular Therapeutics Ltd(位于洛杉矶的生物科技公司)、Sacre-Coeur Minerals Ltd(位于圭亚那的金矿公司)等多家跨国公司的股东。Dan Reardon还曾持有Pan African Mining Corp(位于加拿大、在非洲开展业务的矿务公司),与North American Scientific(位于洛杉矶的生物科技公司),但这两家公司均已售出。
 
第二类:学生影片。任何专业电影学院的学生,都要拍摄或制作学生电影,我想国内也是一样。美国本科生一般也得拍摄或制作5部以上。毕业时还要拍毕业作品。它是以完成学业为目的,而不是瞄准市场。记得演员、作家兼导演米歇尔·卢利克说,入行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当你搬来纽约,你瞄准的是上百老汇、电视、大片里的大角色,但你得花时间先从拍没有付费的学生片开始,这是绝对值得的。她说,从拍学生片开始,“the benefits are almost endless”,好处无穷无尽,她说。当然,学生拍学生片嘛,他就没有预算,他必然是用他的私人相机拍,没人给他投资。但读纽约大学电影学院的李安、还有新获奖的赵婷,都一部不少地拍过。就连《星球大战》的导演乔治·卢卡斯,执导《侏罗纪公园》、《辛德勒名单》的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执导《纽约黑帮》、《华尔街之狼》的马丁·斯科塞斯,执导《阿甘正传》、《云中漫步》的罗伯特·泽米吉斯,执导《碟中碟》的布莱恩·帕尔玛,执导《泰坦尼克号》、《阿凡达》的大导演詹姆斯·卡梅隆,执导《盗梦空间》、《、《星际穿越》的诺兰,执导《蜘蛛侠》的山姆·雷米……这些象山峰一样的名字,背后是史诗一般永载史册的一部部作品,他们也是先从拍学生影片开始的。我一口气说出这么多第一部作品是学生毕业影片的导演,是因为我不止一遍以崇敬的心态欣赏过他们的毕业作品。我记得拍《星球大战》的卢卡斯学生作品叫作Freiheit,斯皮尔伯格的学生作品叫作Amblin,35分钟。《华尔街之狼》的导演马丁·斯科塞斯当初在皇家艺术学院读书时拍的学生作品叫《男孩与自行车》,Boy and Bicycle,写他自己的哥哥,好像是1962年拍的。诺兰,在读伦敦大学学院时,还是借用学校的器材拍的学生作品,因为可以省钱……
 
第三类:其他类。除去以上两类的其他所有短片类别。比如,网络短片、类别短片等。网络短片,比如制作人就是瞄准挂在网络上供大家欣赏的短篇作品。很多这样的作品你看着拍的时候也是设备简陋,但做出来往往令人惊艳!比如我有一个朋友拍了一部YouTube 30分钟动作短片,全部剧组3个人,全是“大业余”,都是自己在网上自学的电影制作,全部经费1.5万美元,也是只有一个相机,基本都是在自家后院用绿屏拍的,做出来的效果你看啊,各种飙车、飞机轰炸(当然都是道具模型啦)、枪战、打斗……剧情也好,说一个亿的大片你都相信。我对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制片人很欣赏。所谓类别短片就是某一个题材的短片,比如科幻短片、奇幻短片、动作短片等。类别短片与网络短片这两个概念有重合的部分。拍类别短片的又穷又没名的年轻追梦人最终拍成艺术巨擘的例子也不胜枚举,比如70年代的时候卡梅隆还是一个卡车司机,但他对电影艺术有强烈的追求。他从一个牙医那里获得了2万美元的赞助,学着他看过的科幻大片拍了一部科幻短片叫《异种》。这个《异种》不是后来的《异形》。《异形》的英文是Alien,《异种》是Xenogenesis。《异形》一开始就是一部科幻大片,第一部是在1979年拍的,也就是在前一年卡梅隆借钱拍了他的人生中第一部短片《异种》。那时卡梅隆还籍籍无名。不过后来卡梅隆还真成了《异形》系列的主要导演之一。卡梅隆这位当初借2万美元拍短片的卡车司机,后来成了拍几十亿全球顶级大片的传奇导演。有的大片就是直接从短片发展、启发或升级来的。比如,Terry Gilliam的科幻大片《12猴子》,就是受Chris Marker的短片启发,不少剧情直接移植。《第九区》的灵感好像来自一部电子游戏宣传短片。
 
图片说明:雷蒙(Raymond Chen)与以1600万美金买下美国前总统唐纳德·川普位于纽约公园大道豪宅的华裔企业家、投资商陈晓燕(又名陈妤,Angela Chen),共同应邀参加位于纽约第五大道的宝格丽旗舰店鸡尾酒会。
 
相应的,安排学员拍摄短片的作用就凸显出来了。第一,无疑就是熟悉试镜流程和磨练演技。看着短片拍摄简陋,其实那种试镜流程跟大片试镜一模一样,学员要拍slate也就是自我简介短视频,要读sides(试镜台词片段)拍self tape……而且往往也有几十人甚至上百人试镜,因为需要积累credit制作reel的学生艺人很多。拍的时候,那种镜头的代入感、那种台词与非语言表达对剧情、情绪、情感的传递,跟拍大片一模一样。有了这些磨练,将来学员在拍大片时才不会“晕镜”,会让导演制片人省心很多,那自然你也更容易获得赏识而不断接到大片作品,最终上位。第二,积累人脉。上边说了,这些拍短片的制片人导演或者本身就是专业人员,或者将来会成为专业人员甚至是影视艺术大家,你现在再去让卡梅隆、诺兰、李安等大导演提携你,晚啦,因为他们太忙而且找他们的人挤破门(笑),但当时他们穷的时候和他们一起拍学生短片的那些年轻人,后来很多都成了他们重点提携的合作伙伴,有的甚至成了国际大明星。又比如我们合作比较多的纽约大学帝势艺术学院,Tisch School of the Arts,就是我们平时说的纽约大学电影学院,迄今已经出了19位奥斯卡金像奖得主,包括李安,包括好莱坞导演之父马丁·斯科西斯,包括《哈利·波特》导演克里斯·哥伦,包括《刺杀肯尼迪》、《华尔街》导演奥利弗·斯通……经常会有这座世界顶级电影学院导演系的学生跟我们联系角色,拍他们的学生作品。别看他们现在作为学生只能拍一个机位没有预算的学生作品,但你知道他们将来谁会成为新的奥斯卡得主、新的世界顶级导演?第三,增加曝光度。我经常提醒学员,作为不知名的学生艺人,一定要尽一切可能曝光!你的不断曝光中就蕴含着一切意想不到的可能。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积累credit,为下一步制作film reel做准备。有了credit才能做reel, 有了好的reel才能拿大片(角色)。这一点是最现实的目的,直接服务于帮艺人切入大片电影市场的运作。任何人想跳过这个过程直接演大片大角色,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们的电影融资业务中,有一个年轻的国内女士客户,既是演员又有背景,说起她来好多人都知道,就不说她是谁了(笑)——为了能拿到一部好莱坞影片的角色,投资达到该片预算的50%,但美国片方照样跟我要她的credit list和film reel,我告诉她后,她照样得按标准提交。
 
其实这几天当我在深夜再次复习那些伟大艺术家的早期短片作品时,心中总浮现一个词,“高山仰止”。那时他们都寂寂无闻,更没有钱,他们从吃穿上省出钱来,以简陋的器材、请不花钱的同样是学生的演员、但却以绝对的庄严和全部的心血来拍作品……一切的辉煌都来自踏实的脚步。
 
图片说明:好莱坞灵性派首席影星Jenn Gotzon Chandler应邀参加尊尚集团活动。
 
记者(笑):同意!而且,实在是佩服您超强的知识储备、记忆力和口才!
 
Ray:无他,但手熟尔。(笑)
 
记者:您刚才反复提到credit和film reel,那是个什么概念?
 
Ray:Credit就像是一种演艺资历的积累,你都演过哪些作品,都会在IMDb上有一个清单。IMDb就是互联网电影数据库,是电影人士查询最多的电影资料数据库。我把credit翻译为“演出积分”,这个翻译也不完全准确,因为它并不是一个分数,而是一种作品列表。但这么说形象,贴近credit的字面意思,而且确实IMDb会登记你的作品数量,也是一种数字的形式,所以我这么翻译。等我找到更好的翻译方法你再来采访我(笑)。有的演出算积分,有的不算。只有算积分的才能登到IMDb上。目前IMDb登记的作品大约650万部,登录的演员大约300多万——是全球啊,全球300多万。
 
Film reel就是之前演员演过的片子的片段集锦,特别能体现演员功力的片段的集合。职业演员都每年更新一次,收录他这一年的新作品。收录时都会在每个片段前列出片名。把film reel翻译为演员样片也行。只有正式发行的、能够算演员积分的作品才能剪入reel。这些作品可以包括长片、短片、广告等。但一般职业演员会把广告演出单做一个reel,叫作commercial reel。不过,广告和舞台表演都不能算积分登入IMDb,但可以写入简历,或者做成单独的reel,通过IMDb之外的平台发给剧组参考,比如YouTube和Vimeo等。
 
Casting Manager,也叫Casting Director, 就是选角导演,他重点查看一个参选演员三样东西:简历(包括IMDb上的短简历和自己提交的长简历),IMDb上的演出积分,film reel。当然credit并不只是单指参演作品的数量,并不是演得越多积分就越高,因为每一部作品的权重也不一样。
 
这就是给学表演的学生拍短片的最主要目的:一边磨练演技,一边积累表演积分。等积分达到水准了就可以帮他们切入大片市场。这个过程中会有一些学员被淘汰下来。而优秀的学员他们通过拍短片积累的credit会很亮眼,越亮眼就越容易被大片导演相中。我们也会主动推荐,这时我们的人脉储备就起作用了。其实我们在电影界最多的人脉储备就是在大片市场。作为演员谁都想去拍大片。但拍短片绝对是不可逾越的一步,谁都得走这一步。上边讲的是导演,其实好莱坞的演员也没有谁能逾越这一步。
 
在美国,一个好的培训机构必须按照能够被主流认可的演艺积分机制为学员安排培训。如果不懂美国这套机制,就会出现很多问题。比如,你可能参加了很多选美,还拿了很多奖,有人介绍你去拍一部片子,导演一查你的演艺积分,结果是零,那些选美没有一个算积分的,给你一个龙套中的龙套,甚至都没露脸,你可能觉得自尊心都很受伤害,自我定位与业界定位严重不符,觉得受到了侮辱。当然,这也是考验情商的时候。如果你能就此把握机会,不管对方有名没名、先结交人脉再说,不管角色大小、先拿自己的第一个credit再说,你可能就此踏上一条专业发展的辉煌之路。一个演员成功不成功,那都是有原因的,专业能力、业界知识和情商都很重要,当然还有运气(笑)。
 
总之,等学员通过拍短片积累够了积分,我们或者择优签约,投放到我们自己投资的大片中担任核心角色,或者向其他好莱坞大片推荐,或者帮助他们签约其他大型经纪公司,我们与该公司合作推广这名艺人。
 
图片说明:前排左起——德国西门子新生代代理人之一、纽约西门子科技咨询公司总裁、投资商马克思·西门子及夫人;好莱坞影星Jenn Gotzon Chandler;纽约尊尚集团华语总裁雷蒙(Raymond Chen);白宫高级法务顾问、尊尚集团首席法务顾问、国际大律师约翰·弗奥。
 
记者:哦,那些大牌影星也得先从拍短片开始?
 
Ray:对!这是一个重要的试水过程。就像任何一个能横跨大江大河的游泳健将都得先从游泳池学游泳开始。不要说演员们都得先拍短片,就是开始接拍大片了也都是小角色。美国知名娱乐记者Wade Thiel说,你可能想象不到那些大明星刚开始跑这些小龙套,但每个人都得从最低开始;这些小角色是他们迈向伟大的垫脚石,他们从中获取经验,积累人脉。你想啊,你帮一个导演跑过龙套,下次你在竞争他的另一个更大角色时肯定比一个他完全不认识的演员更容易胜出。而你合作过几次的一个小导演又可能把你介绍给一位大导演,等等。人脉就是这样积累起来,没有人能一口吃个胖子。
 
图片说明:尊尚集团华语总裁雷蒙(Raymond Chen)与好莱坞著名影星Jenn Gotzon Chandler(右二)及其先生、著名制片人Jim E. Chandler(左二),以及著名电视主持人、好莱坞影星美妆专家Jacqui Phillips(左一),共同参加由纽约尊尚集团参与主办并担任独家公关签约商的2019联合国全球企业社会责任峰会招待宴。
 
我们参与投资的上一部片子The Farmer and The Belle,主演是Jenn Gotzon Chandler,她第一次在长片亮相只不过是在李安的《绿巨人》里演一个餐馆女服务员,是一个小龙套,之后又跑了好几年龙套,但就通过这好几年龙套的曝光她被相中出演《对话福克斯》的核心角色,就是前总统福克斯的女儿。这部片子获得了五项奥斯卡提名,她也一炮而红,现在是好莱坞灵性派的首席影星。说起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大家都知道,老牌巨星,中国观众念念不忘的赏金杀手。但他跑龙套时有的片子露脸了却没有给署名,因为角色太小,比如1955年的Revenge of the Creature。布鲁斯·威利斯很多年前就已经是顶级动作巨星了,他的不少片子好像都進入过中国,象什么《虎胆龙威》、《未来战警》、《第五元素》、《敢死队》等。但他第一次进剧情长片时就露了几秒钟的脸,80年的一部片子,他走进一家餐厅然后一闪而过,当然,也没有署名,就这他高兴了好几天(笑)。说起布鲁斯,疫情前我们准备参投他的一部片子,一部关于杀手反杀政治黑手的动作片。但疫情改变了一切,我们现在暂时只投网络发行的影片。
 
还有国内同胞管她叫“大表姐”的那个,詹妮佛·劳伦斯,不管她现在多厉害,她出道时更“惨”,在电视上演一些小到让人都不知道是她的小小角色,比如演一个“吉祥物”,连人都不是,戴上套头后都看不见脸(笑)。其他像什么乔治·克鲁尼、基努·李维斯等等,都是先跑没有署名的龙套。说起基努·李维斯,他为了能演电影,先是在学校里演舞台短剧。他在2019年的一次电视访谈中透露,他刚進好莱坞时想让一位经纪人签他,而经纪人说的话跟我经常跟学员说的一模一样:要想签到一位经纪人,你得简历上先有足够的credit。就这样他又去演小成本影片,凭借着这些在小成本影片中积累的角色,他签到了著名经纪人Hildy Gottlieb。他现在是身价4亿美元了,但他第一次拿到片酬好像是拍Young Blood,之前都是免费拍,为了积累credit。Young Blood给他的片酬是3000美金,把他高兴得不行。当他拍《黑客帝国》时片酬已经是1000万美元加10%毛利,拍《黑客帝国3》时已经是1500万加15%毛利。都是这样一步步走过来的。小演员不一定能成为巨星,但巨星都是先从小演员做起。淘汰就是这么残酷,奋斗就是这么艰辛。
 
记者(插):国内也一样啊,陈道明跑了7年龙套,周润发、成龙、刘德华、周星驰,也都是先从低处开始奋斗。
 
Ray:的确是这样。有几次我们从其他培训机构借了几个学员去拍短片,原因是当时我们自己的学员人不够了,再有就是想发现更多的人才。我就知道她们之前没有接受过系统的知识培训,所以每个人拍片前我都给她们在电话上有一个一小时的紧急培训,让她们对从短片到大片的对接过程有一个快速了解。但很遗憾,由于各种原因,这种合作没能继续。我们现在不再从其他机构借用学员。
 
记者:您刚才提到你们公司自己投资的影片,可不可以介绍一下?
 
Ray:我们参投的上一部片子叫The Farmer and The Belle, 翻译为《农夫与超模》,是一部好莱坞圣诞贺岁喜剧。本来是一部院线大片,但它计划的发行时间是2020年11月,那时疫情凶猛,实在等不了了,就像《花木兰》一样,院线大片应急改为线上发行。但虽然这样,票房也不错。在Amazon,该片迄今被用户打出了4.6的好成绩,满分是5。同时在全球浪漫类新片中销量与评分跻身前5名,并连续超过6周位居Amazon浪漫假日类影片前20强。在其他发行渠道比如沃尔玛、iTunes、Netflix等几十个平台,卖得都很好。衍生产品手镯也被QVC签了独家代理,卖得也不错。这个片子全部演职人员超过300人,有不少大牌,除了主角是本色出演的好莱坞灵性派首席影星Jenn Gotzon Chandler和她老公Jim E. Chandler,还有好莱坞A级影星约翰·施耐德等。所谓A级影星就是全球一线大牌,北美和欧洲连上澳大利亚加起来演员工会注册的专业演员有近30万人,但这样的一线在全世界范围内排名是前1400名。我们最新投的一部剧情长片是象《哈利·波特》那样的儿童玄幻类影片,叫Donut Kid。这是一部小成本影片,线上发行加DVD。院线市场从疫情中完全恢复还得几年,不敢投。除了我们看过本子觉得这个项目可行,投这个片子还有一个重要目的:提携青年导演和青年演员。这个片子的编剧和导演都是Alexander Bok,一直在拍短片,刚拍了两部剧情长片,这是第三部。目前他还籍籍无名但属于青年才俊,我们觉得他很有前途,所以参与投钱帮他继续拍长片,希望他能成为下一位卡梅隆(笑)。而我们推荐青年演员贺思嘉出演这部片子的成年女一号,在整个片子里属于女二了,因为是儿童玄幻片嘛,女主是一个14岁的小女孩,贺思嘉演三个儿童superhero的导师。贺思嘉其实是刚跟我们拍了几个月短片的学员,现在还在读New School University影视表演的大三,现在她已经出演一部剧情长片的核心角色,她算是進步很快了。之所以选她,原因很简单:在我们安排她拍学生短片时,她都非常认真地拍slates,拍self-tape,准备台词,参加面试;拍的时候,无论设备多简陋——因为是学生拍嘛,他肯定是用自家相机,也无论角色多小,她都非常认真地去表演。因为她知道,今天的磨练是为明天做铺垫的。所以,我们肯定第一个安排她去拍剧情长片,而且担任核心角色。那么她就会第一个拿到feature film的长片credit,这对她将来发展非常有利。这部剧情长片拍完她仍不能放弃拍短片,因为她的credit仍需要继续丰富。
 
记者:希望这位青年导演和青年演员将来都能成为时代巨星!
 
Ray:对,那就是我们帮他们丰富credit的目标。
 
记者:您刚才提到提携青年艺人,这让我想到国内网上的一句话,说电影界就是“富人的游戏”。你怎么可看?
 
Ray:在电影界,我是先做采访,后兼做融资,然后兼做制片人。11年前我刚入行时,也是以为电影界就是“富人的游戏”。做了几年,了解了更多内幕,我对好莱坞电影工业的理解变成了:那“既是富人的游戏,又是专家的博弈”。但做到现在,我对好莱坞的看法又变了:在那里,没有富人的游戏,只有专家的博弈!什么叫“富人的游戏”?钱多到没地花拍电影玩?我认识的投资商没有一个人是这样。就连那个被媒体称作“好莱坞坏男孩”的阿尔基·大卫(Alki David)都不这样。他够玩世不恭吧,居然为了恶作剧曾悬赏10万美元雇人在奥巴马演讲时裸奔,这事就连新华社都连篇报道。他好像各种绯闻、各种官司一直没断过。但他在接受我采访时,依然一个字一个字跟我对稿子。他光继承的财产就有十几亿美金,加上他自己的商业帝国,目前身价19亿美金。但他在投《银行大劫案》、《军情五处》等片子时,据我所知依然是一个小数点一个小数点地测评。他的支柱企业是希腊的可口可乐装瓶公司,在美国则是做流媒体平台,他投资好莱坞电影属于典型的“玩票”,但他依然每次都要请最专业团队为他做最专业的评估。国内很多新闻说,某位富豪为了捧一位女明星一掷千金,这种事其实少之又少、少到可以忽略不计。对于投资商来说,每一笔投资都是生意,甚至每一笔大的投资都意味血亏或爆赚,他需要有最专业的团队帮他做最理性的分析。捧个女明星嘛,那只是顺便的事,而且还得看这个演员有没有那个素质,能不能捧起来。一个只跑得了龙套的女演员他绝不可能让她去做女主,哪怕是在他自己投的片子,因为越是他自己投的片子他越不想陪,他就得越敬重业界规律。制片人和导演想捧一个人也只能基于这个人本身的素质给机会倾斜一下子,否则搞砸了败坏的是他自己的名誉,而制片人导演就是靠业界声誉吃饭,拍出更多好片才能拿到更多投资。
 
我刚才讲我们自己投资的片子也在提携青年导演和演员。但那是基于两个前提:第一,这个项目必须经过专业团队审核评估后通过,认为可投;第二,所提携的导演和演员自身素质必须首先到位。
 
好莱坞电影工业就像是一台巨大的机器,它的外部制约是市场,内部制约是为了维持其运转的各种业界规律。而外部市场和内部规律在制约着一切,就像是机器的齿轮必须严格按照机械原理来咬合才能严丝合缝运转顺利。哪有那么多一掷千金的“玩”?不存在的。其实很多炮制这种新闻的编辑,自己都是“月光族”。吃着五块钱的泡面,聊着五个亿的阔事,虚浮花边满天飞,勾引得很多女孩子都不能踏踏实实做事,就想着睡个富豪一夜成名。她们这不是要追求电影艺术,她们这是要当郭美美。可郭美美又進监狱了。
 
记者(笑):好,可否请您简单谈谈美国的电影融资?
 
Ray:哇,这可是个庞大的题目,是一门独立的课程,在电影学院可以连续讲上几个学期(笑)。简单地说,欧美的电影投资方式主要有三大类,即垄断投资,拼盘投资、也就是所谓的Slate Financing,还有初创投资。垄断投资,比如007系列全部由英国的Eon制片公司投资,《速度与激情》系列全部由环球影业投资与发行。他们拒绝外来投资。拼盘投资,是将投资额分成很多小份,招收很多投资商,以规避每个人的风险。初创投资是与制片公司共同投资初创的IP,所有垄断投资都是基于成功的初创投资。能够参与全球分红的,笼统地可以分为两个团队:投资商团队和制作团队。一部影片的票房進账首先返还投资,很多商业片在100%返还的基础上再加上10-20%的利息给投资商,这个返还的过程叫做recoup。之后的進账由制作团队与投资团队按比例分享,粗分就是各半,实际数额有所不同。美国影片肯定首先在美国发行,一般院线放映后约6个月左右,投资商将得到该市场产生的效益。之后全球各国陆续发行,每在一个国家院线放映后,一般约6个月后投资商得到该国市场的效益报酬。陆续偿付,直至全球发行完毕。DVD、电视、VOD、衍生产品将不断产生效益,该笔效益在以后数年不断产生,陆续支付投资商。一般一部影片发行后的10年内会一直有收入,投资商会一直享受比例分红,这个过程叫waterfall。但80%的進账是在前两年内完成。好吧,电影融资是非常专业的一个学科,没办法一下说清楚。具体在技术上有很多的模型、参数和公式以及法律程式需要熟悉。
 
图片说明:纽约尊尚集团旗下尊名流俱乐部的一次海滨聚会中,部分企业家、投资商以及部分联合国和白宫官员会员合影留念。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你们公司在电影融资中合作的制片人有哪些?
 
Ray:太多了。随便举几个例子。比如施恩伯格家族。这是一个深刻影响了好莱坞几十年的制片人家族,至今仍然是一言九鼎的大佬角色。这个家族现任掌门人是乔纳森·施恩伯格。他在电影业的影响力是首先来自其在大型制作公司的领导地位,以及由他策划的一系列全球大片。他先后任哥伦比亚影业公司主任、二十世纪福克斯电影公司主任、华纳兄弟下属Lee Rich Productions总裁、威廉莫里斯公司执行副总裁、猎户座影业公司总裁之职。著名的《野战排》、《与狼共舞》、《沉默的羔羊》,就是在他担任猎户座总裁期间,由他策划,这家制片公司拍出的。他现在经营着自己的制片公司,叫泡泡工厂。这个家族的开创人就是乔纳森的父亲,已经去世的西德尼·施恩伯格。说起西德尼,更厉害,他在环球影业担任总裁长达22年。象什么《大白鲨》、《E.T.外星人》、《回到未来》、《侏罗纪公园》、《辛德勒名单》等等这些经典中的经典,都是他担任总裁时策划环球影业拍摄的。你知道吗?大导演斯皮尔伯格就是由西德尼一手发掘并栽培的,那时斯皮尔伯格还是一个25岁的无名小伙儿,西德尼提携他时对他说的话成了电影业界的经典语录:“很多人将因你辉煌而追随于你。但我将只在你失意时出现。”西德尼的长子,也就是乔纳森的哥哥,也是一位制片人,也是有几十部的惊悚、喜剧、动作等代表作品。
 
除了跟环球影业等这种studio制片体系合作,我们还合作着大量的独立制片公司。独立制片公司也往往有票房“爆款”的神来之笔!比如我们合作的IDE公司,他们制作的悬疑片“Get Out”,投资450万美金,全球票房2.55亿美金,该片被评为2017年最获利影片,并获得2018年奥斯卡最佳剧本原创奖,及4项大奖提名。该公司制作的黑帮题材影片“BlacKkKlansman”,投资1500万美金,全球票房近1亿美金,并获得奥斯卡最佳剧本改编奖,及6项大奖提名,并在2018年戛纳电影节上获得评审团奖。这家公司在过去10年间的ROI也就是投资回报率是318%。我们正在跟这家制片公司合作建立一个影视投资基金,协调人是好莱坞投资人丹尼尔·瑞登。这个基金是公开招股的,投资利息是12%,可以按月发放。比如投资人投资5000万美金,每年可获得12%的利息,即600万美元,每月可发放50万美元。影片分红则是每3-5年为一个分红周期,假如一个分红周期内能够生产一部巨利影片,所投资5000万美金一个分红周期回本也是可能的。
 
不只是美国,我们的合作可以拓展到东亚和东南亚。比如也是合作方的制片人贝·洛根,他是大制片公司韦恩斯坦的前亚洲副总裁,现在他在香港经营自己的制片公司,也经常在泰国、越南等地拍片。
 
总之合作的制片人太多了,要详细说的话你需要另一个专门的采访,还未必能说得完(笑)。
 
记者:非常感谢您的解答。这绝对是我近期所做的最精彩的采访之一!这次采访可以称得上是硬核专访,感谢您跟我们分享这么多业界知识和精彩分析。
 
Ray:谢谢。
 
编者注:如果读者想更多了解纽约尊尚集团的影视表演培训项目,可关注该公司公众号“尊尚号”后,在“影视培训”页面获取信息;如果您想了解更多关于好莱坞电影投资的信息,可在关注公众号“尊尚号”后,在“商务合作”页面获取接洽方式。访问该公司的官网,请搜索“纽约尊传媒”。
 
编辑:Davinci    来源:纽约尊传媒